类别
联系我们

地址: 成都市北大街100-102号东座2单元3号(二分所地址)

电话: 028-66529175

手机: 13608197694

邮箱:

联系人: 王琦

 

最强王者归来叶城
发布于:2019-10-21 06:44:36   浏览:90

  匹克小说网带来了最强王者归来叶城,龙医叶诚完整版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叶诚干脆不上去了,而是把上官红袖绑在背上,直接往崖下爬去,他记得在巨齿紫叶藤不远处,有一个天然岩洞,本是一窝铁嘴鹰的窝,但现在他决定暂时霸占了。没过多久,叶诚来到了那个岩洞,将上官红袖推了进去,然后自己跳了进去。

  监狱大门缓缓打开,叶诚穿着三年前破旧的衣裳,背着一个双肩包,踏出了监狱的大门。

  叶诚摸出了半包烟,这还是三年前入狱时身上带的,竟然还没有发霉,看来密封得不错。

  突然,不远处路边树阴下的一辆紫色宾利驶出,停在叶诚旁边。

  后窗玻璃放下,里面是一个戴着大墨镜的女子,她露出来的唇鼻都十分精致,只是那冰冷的目光,就算是隔着大大的墨镜镜片,也依然让叶诚感到汗毛直竖。

  这哪是一个如温香暖玉的女人,这简直就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啊。

  车内弥漫着烟味儿,前面驾驶室一个英气十足的短发女子用锐利的目光扫了过来。

  只是,叶诚无动于衷,而小姐又什么都没说,她只好冷哼一声,一脚油门离开。

  一路无语,车子驶入了江中市凤梧山的一座豪华别墅。

  三年前,就是在这里,他被末婚妻秦明月设计服下了烈性的致幻药,和秦明月同父异母的妹妹秦语冰一夜混乱。

  而后,秦家宣布解除婚约,接着叶诚早逝的父母留下的那份可供他一辈子吃穿不愁的家业,被他信任的几个好兄弟联手瓜分殆尽。

  叶诚看了一眼已经率先走了进去的秦语冰,也抬步跟了进去。

  对于秦语冰,叶诚的印象不深,只觉得她十分孤僻,也不爱说话,眉宇间似乎写着“倔强”两个字。

  那时叶诚对秦明月一片痴心,被她迷得晕头转向,也根本没有怎么注意秦语冰。

  三年过去了,秦语冰变得寒冰一样,身上的气场也变得异常强,举手抬足都给人十足的压迫感。

  秦语冰取下了墨镜,叶诚微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艳感。

  只是从秦语冰的目光中,叶诚看到了厌恶和仇恨。

  叶诚能理解,当时他给只有十七岁的她带来的伤害,怕是永远都无法愈合。

  “小夜,把文件给他。”秦语冰强忍着想将叶诚扒皮抽筋的冲动,对一直跟在身边的短发女子道。

  叶诚打开看了一眼,顿时愣住,因为文件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结婚协议书。

  “你看一看,签了字后就放在这里,最后一页有一张卡,里面有五十万,是你一个月的零花钱,以后每一个月,我会往卡里打五十万。”秦语冰说完,和小夜上了楼。

  叶诚龙飞凤舞地在上面签了字,然后拿起了那张银行卡装进了兜里。

  吃软饭啊......我叶诚就算是吃软饭,也要做一个最强的软饭王!

  叶诚的瞳孔中闪过一丝金芒,似有龙影在其中翻腾。

  他依旧是叶诚,但却融入了大千世界中一个同样叫叶诚的龙医的记忆。

  龙医叶诚,大千世界中翻云覆雨的绝世强者,他以医入道,抽取龙魂,凝练龙血,令真龙一族闻叶诚而色变,后被龙族女王追杀百年,最终被迫跳入葬神涯,一缕神魂遁入空冥,与水蓝星上的叶诚融合在了一起。

  如今,两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为一体。

  嗯,现在就用这五十万去买点药材,先到练气一层再说。

  楼上的落地窗前,秦语冰看到叶诚兴冲冲地走了出去,目中冷意更甚。

  “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废物三年前对小姐......”小夜气愤道。

  秦语冰摆摆手打断小夜的话,淡淡道:“毫无疑问,三年前是我那好姐姐的手段,他只是一颗可怜的棋子罢了,原本他死在监狱也就罢了,既然他活着出来了,那就物尽其用。”

  物尽其用?小夜显然不明白,但秦语冰也没打算让她明白。

  这家药房足有三层,每一层面积都有近千平方,一楼卖的是西药,二楼是中药,三楼是办公区和仓库。

  叶诚直接上了二楼,水蓝星灵气稀薄,他可不指望这里能买到什么天材地宝,就指望能买到一些有些年份的野生药材。

  一上去,就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青女孩迎了过来,热情问道:“先生你好,我是这里的职业初级药师任盈盈,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叶诚直接将一张方子拿了出来,道:“帮我配齐药材,注意,都要用野生的,特别是里面的山参,一定要五十年份的。”

  叶诚知道,五十万看起来不少,但一支真正的野生五十年份的山参,就要大概二十万左右,他这一幅药配齐的话,大概在四十万左右。

  “真巧,我们店里刚好收了一支五十年份的野山参,我带您去看看。”任盈盈心中一喜,看叶诚的穿着,她本以为他顶多买个几百块的中药,没想到会遇到一笔大单子。

  来到里面的贵重药材专区,这里的人少了许多。

  任盈盈拿出装在锦盒里的野山参,放在叶诚面前。

  叶诚目光一闪,只一眼,他就已经能确定这的确是一根五十年份的野山参。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将这装有野山参的锦盒抓走。

  这是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约莫三十出头,胸口夹着的工作证上显示其叫李小花,是中级职业药师,同时也是这家店中药部的副店长。

  “王总,你看这支五十年份的野山参是不是您需要的?”李小花捧着锦盒谄媚地对一个一身高档西服的男子道,而男子身边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却震惊地看着叶诚,用胳膊肘撞了撞身边的男子。

  男子望向了叶诚,表情先是震惊和畏惧,随即变成了不屑。

  “哈哈哈,叶大少,可真巧啊,你这是从监狱里出来了?”王子杰高高在上地盯着叶诚,还示威般一把搂住了旁边的女人。

  “我说叶诚,既然出来了,那就要好好做人。”旁边的女人假惺惺道。

  叶诚冷笑,这对狗男女都是他的同学,女人叫汪秀珍,有一次还光着身子摸他的床,被他赶了出去。

  男的叫王子杰,以前他的狗腿子,后面他被秦明月陷害进了监狱,就改投了他曾以为的好兄弟之一的许辉。

  听到叶诚刚从监狱出来,任盈盈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而旁边不少人也都开始指指点点。

  “东西给我,滚。”叶诚半眯着眼睛,这种狗东西,踩死他都怕脏了自己的鞋。

  王子杰一个激灵,下意识地要下跪,但他突然反应过来,他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王总,而这叶诚,不过是刚出监狱,身无分文的强奸犯罢了。

  “叶诚,你别不知好歹,当初你犯下强奸罪,在监狱改造三年难不成还想再进去不成?”王子杰厉声道。

  “就是,跟你同学,真是我们的耻辱。”汪秀珍也尖声道。

  叶诚怒极反笑,懒得理他们,对那任盈盈道:“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你们永康药房这是想要店大欺客吗?”

  任盈盈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道:“李店长,确实是这位叶先生先看中这支野山参的。”

  李小花瞪了任盈盈一眼,傲然道:“这支五十年份的野山参可要二十万,就这强奸犯的穷酸样,他买得起吗?”

  叶诚目光凌厉,冷笑道:“我要能买下,你跪下自扇十耳光吗?”

  李小花躲闪着叶诚的目光,只觉他的目光如刀子一般,让她不敢直视。

  “李店长,我可是永康药房的金卡会员,按照规矩,我比低等级会员以及非会员有优先购买权是吧。”王子杰掏出一张金卡,大声道。

  的确,永康药房实施严格的会员制,这里的金卡会员可不是外面那些烂大待的金卡会员,而是在这里一次性消费达到一百万才能发放。

  李小花眼睛一亮,大声道:“不错,王总是金卡会员,本就有优先购买权。”

  叶诚真的怒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用非常手段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匆匆跑了过来。

  “店长,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位刚出狱的捣乱,快叫保安把他赶出去,免得吓到其他客人了。”李小花大声道。

  “李小花你闭嘴,从现在开始,你被炒了,可以去财务结算你的工资了。”这胖子指着李小花大喝道。

  李小花呆若木鸡,一脸惨白,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这时,胖子来到叶诚面前,双手捧着一张晶钻般的卡片,诚惶诚恐道:“叶少,这是您在我们永康药房的钻石会员卡,不仅拥有优先购买权,而且所有药材一律七折,并且,每年可以免费购买一百万以内的药材。”

  叶诚愣了一下,他跟永康药房好像没有打过交道吧。

  叶诚接过这张钻石会员卡,走到脸色难看的王子杰和汪秀珍面前,抬手在王子杰脸上拍了拍,冷笑道:“王子杰,你要记住,一条背主的狗,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变成一锅炖狗肉。”

  “回去告诉许辉,老子很快会去找他一叙兄弟之情的。”叶诚在王子杰胸口点了两下,语气中的“兄弟”二字特意加重了。

  叶诚没有去看汪秀珍,就这烂货,多看一眼都会脏了眼睛。

  胖子将叶诚引入了三楼的贵宾室,而他需要的药材自然有人会准备。

  奢华舒适的单人贵宾室,胖子亲自给叶诚泡上了极品毛尖,问他还有没有其它的要求。

  “是谁让你把这钻石会员卡给我的?”叶诚淡淡问。

  永康药房是永康医药集团旗下,在全国各地拥有上千家连锁药店以及数十家永康医院,它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集团公司,实力极为雄厚。

  永康药业掌舵人是周柄生,年近九十,依然把握着集团大权。

  叶诚啜了一口茶,记忆里搜索了一遍,也没有发现自己与永康集团周家有什么瓜葛。

  这张钻石会员卡一年可以免费购买百万的药材,还能打七折,价值不菲,可不是一般的大礼。

  最重要的是,它出现的时机刚刚好,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胖子掏出一个小小的水晶盒子,道:“周总让您有空联系她。”

  叶诚打开盒盖,里面有一张艳丽的大红色名片,带着浓郁的玫瑰花香。

  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看得出来,这是一张私人名片。

  “周岚?”叶诚挑起了眉,脑海如有电光火石闪过,突然就怔住了。

  叶诚眼前浮现出一个亦嗔亦喜,一颦一笑都带着万种风情的身影。

  与此一同浮现的是数年前那迷情的酒吧,躁动的夜晚,疯狂的欲望。

  那年他刚满十八,也在那一天,他遇到了周岚。

  第二天他在宾馆里醒来,旁边是衣衫不整的周岚,但是两人究竟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他不记得了。

  只是,在三年前他出事的前一段时间,周岚没打招呼就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叶诚收起思绪,弹了弹名片,将之收了起来。而这时,他需要的药材也全都已经打包好,打七折后一共是三十万,用的是钻石会员卡上的免费额度。

  凌乱的大床上,王子杰饿狼一般扑在汪秀珍身上。

  正要剑及屦及,王子杰突然惨叫一声,捂住胸口,面色惨白,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子杰,你怎么了?”正情动的汪秀珍吓坏了,急忙问道。

  王子杰面色变幻,骤然想起了叶诚那戳在胸口的两指,欲念高涨时,这两个地方就剧痛无比,仿佛两把电锥子在往里面钻一般。

  王子杰暴躁地推开汪秀珍,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浴室。

  他在里面摆弄了半天,始脸色煞白地走了出来。

  “子杰......”汪秀珍披着睡衣关切地迎了上来。

  “贱货,都怪你!”王子杰一巴掌狠狠扇在汪秀珍脸上,随即整个人如被抽掉骨头一般瘫坐在床头。

  秦语冰从宾利上下来,面带倦色地进了屋,女保镖小夜亦步亦趋跟着。

  “小姐,我去给你热点粥。”家中的阿姨迎了上来,接过秦语冰身上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不用了,我没胃口。”秦语冰坐在了沙发上,才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他人呢?”

  “姑爷回来就进屋了,说不许去打扰他。”这阿姨回答。

  秦语冰皱了皱眉,道:“雪姨,明天把那辆宝马的钥匙给他。”

  一楼的浴室里,叶诚从头到脚都浸没在浴缸中,浴缸中是如墨一般的药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浴缸中漆黑的药汁如同沸腾一般开始翻滚。

  叶诚赤着身子站了起来,双瞳竟然变成了金色,浑身的肌肉不断地膨胀收缩。

  叶诚口鼻之中喷出炽热的烟气,身上的变化始平息下来。

  “练气一层,就是这么轻松。”叶诚喃喃道,一挥拳,拳风发出一声爆响,一米之外的一块瓷砖直接裂了开来。

  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目光凌厉而桀骜,仿佛看天不顺眼都要将天捅上一个窟窿。

  但随即,他一皱眉,所有的凌厉和桀骜都收敛,变成了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

  练气一层后,两个灵魂,两种记忆已经彻底融合,这让他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化学反应。

  “没想到,龙族女王身上的那滴真龙之血竟然也融入了我的身体,置之死地而后生,福无穷尽啊。”叶诚裂开嘴笑道。

  在大千世界,他之所以不断地屠龙,就是因为他以医入道,身体先天孱弱,无法抵挡天劫。

  所以,他才要抽取龙魂,凝练龙血来强化身体,抵挡一次又一次的天劫。

  没想到,他在跳入葬神崖前拼死一击取得那龙族女王的龙王之血竟然也融入他那一缕神魂之中带了过来。

  叶诚没有再多想,他正要出去,却发现浴室里的衣服和浴巾都被药汁浸湿了,没法穿了。

  叶诚打开浴室的门,探出头看了看,心中大骂别墅设计师,这个浴室离他的卧室有点远,要穿过大厅才行。

  其实他的卧室也带有卫生间,但是没有大浴缸。

  叶诚从浴室里走出,快速穿过大厅,前往卧室。

  但就在这时,从厨房里突然走出一个人,好巧不巧地与叶诚撞了一个满怀。

  一声惊呼声响起,小夜手中端着的一碗粥飞了起来,整个人退了两步。

  叶诚眼急手快地接住,但小夜此时看清楚他竟然一丝不挂,当下暴怒,却也没有如一般女人那样捂眼尖叫,而是骂了一句“变态”就一脚快准狠地朝他要害踢来。